• 图案背景
  • 纯色背景

      文章贡献者

      末日爱人

      馆藏:-

      关注:-

      该文章贡献者很忙,什么也没留下。

      村上春树简介和经典语录

      • 文档星级:

      内容提示:村上春树简介 1949年1月12日,村上春树诞生于京都市伏见区,不久就搬到兵库县西宫市夙川定居。村上的父亲是京都和尚的儿子,母亲则是船场商家的女儿,套句村上常用的表现,他可说是100%的纯关西种。由于父亲是国语老师,而且很爱看书,所以除了不准买漫画和周刊志外,村上自幼即可以买自已爱看的书来读。当时村上家每月向书局订购世界文学全集,因此村上所接触的都是外国文学,日后他也坦承到目前为止涉猎的日本文学有限,是因为小时候的环境决定了往后的阅读性向。 村上求学时对学校...

      浏览次数:1622| 上传日期:2014-04-30 00:09| 评论数量:0|下载次数:0
      村上春树简介

      1949年1月12日,村上春树诞生于京都市伏见区,不久就搬到兵库县西宫市夙川定居。村上的父亲是京都和尚的儿子,母亲则是船场商家的女儿,套句村上常用的表现,他可说是100%的纯关西种。由于父亲是国语老师,而且很爱看书,所以除了不准买漫画和周刊志外,村上自幼即可以买自已爱看的书来读。当时村上家每月向书局订购世界文学全集,因此村上所接触的都是外国文学,日后他也坦承到目前为止涉猎的日本文学有限,是因为小时候的环境决定了往后的阅读性向。

      村上求学时对学校没什么好感,不过他特别爱看书,一有空就一头栽进文学作品的世界里。结果国语的成绩不错。至于英语,村上一上高中就开始阅读英文版的外国文学,他对自已的英文阅读能力颇有自信,不过这毕竟和会考试不同,因此英文成绩在班上是中上的排名。村上还自嘲说,要是当时的英文老师知道我翻译不少外国作品,大概会摇头吧! 村上高中毕业后当了一年浪人(重考生),第二年考上了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的演剧科。村上几乎不到学校去上课,他在新宿打工,空闲时僦到歌舞伎町的爵士咖啡厅去。村上还是大学生时(22岁)就和夫人阳子结婚。25岁时,夫妻两人以日币五百万圆的资金,在国分寺车站南口的地下一楼开了一家名为 "Peter Cat" 的爵士咖啡厅,当时村上养的猫,名字就叫Peter。之后店面迁移到千驮谷去。

      村上26岁从早稻田的演剧科毕业论文的题目是「美国电影中关于旅行的思想」。

      村上一边经营爵士咖啡厅,晚上还继续在厨房的桌子上写作,准备参加由「群像」杂志主办的群像新人文学赏。结果村上初试啼声的「听风的歌」,一举摘下桂冠,那一年是1979年,村上30岁,「听风的歌」一书并旋即由讲谈社出版。

      翌年(80年),村上又有新作问世,即《听风的歌》的姐妹作《1973年的弹珠玩具》。一直到写《寻羊冒险记》之前,村上所写的作品都是在蜡烛两头烧的情况下完成的。当时写作的意义愈来愈重要时,村上不得不有所抉择。为了能更专心于写作,他卖掉经营七年的爵士咖啡厅,并搬到千叶去住。《寻羊冒险记》也就是村上成为专业作家后写的第一本小说。 成为专业作家后的村上,生活的内容和作息有了很大的改变。以往到凌晨二、三时都还未入睡的村上,现在却过着晚上十时就寝,早上六时起床的规律生活,而且养成每天早晨慢跑的习惯,甚至在第二年就可以跑完全程的马拉松。

      村上算是相当多产的作家,从1979年耕耘至今,长篇、短篇小说、随笔、翻译作品等,加起来超过四十部。村上写作的节奏通常是长篇和短篇交替进行,唯一的例外是长篇的《挪威的森林》后,接着又继续另一长篇作品《舞.舞.舞》。 村上的个性可以说非常执着而且单纯,他简朴而有规律的生活就是最好的写照,就好比他数十年如一日地慢跑(后来加上游泳)、稿子绝无迟交记录,甚至他自嘲从出生到现在从没有过宿醉、便秘、头痛和肩酸的记录,难怪外界会觉得他特立独行,不易亲近。

      像村上春树这般全世界知名的作家,大家免不了会去揣测他这个人如何?他过着什么样的生活等等。如果这年头人要够怪才有看头,那你认为钟爱爵士乐、猫、马拉松和写小说的村上怪或不怪?

      _________ 原载于 1997年9月《日本文摘》

      1949年1月12日出生于京都市伏见区,为国语教师村上千秋、村上美幸夫妇的长子。出生不久,家迁至兵库县西宫市夙川。“我生在关西长在关西,父亲是京都一和尚之子,母亲是船场一商家之女,可说是百分之百的关西种。自然每天讲的是关西方言。所受教育带有相当浓厚的地方主义色彩,认为关西以外的方言都是异端,使用‘标准语’的没一个地道之人。那是这样一个世界:棒球投球手则非村山莫属,食则清淡为主,大学则京大①为贵,鳗鱼则烤制为上。”(《村上朝日堂的反击》)

      ①:京都大学之略

      1955年 6岁4月,入西宫市立香炉园小学就读。“我家是非常普通的家庭,只是父亲喜欢书,允许我在附近书店赊账买自己中意的书。当然漫画、周刊之类不行,只限于正经书。但不管怎样,能买自己中意的书实在让人高兴。我也因此得以成为一个像那么回事的读书少年。”(《村上朝日堂》)

      1961年 12岁4月,入芦屋市立精道初级中学校就读。“讲起过去的事来,当时(60年代前期)我家每月让书店送来一册河出书房的《世界文学全集》和一册中央公论社的《世界文学》,我便一册接一册地看,如此送走了中学时代。由于这个缘故,我的读书范围至今仍只限于外国文学。或许可以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吧,总之最初的机遇或环境基本决定了一个人的喜好。”(《村上朝日堂》)

      1964年 15岁4月,入兵库县神户高级中学校就读。该校为新闻委员会所属。“反正我就是喜欢看书,一有时间就看文学方面的书,以致不怎么用功国语的成绩也过得去。英语方面,由于一上高中就以自己的方式涉猎英语简装书,对英文阅读本身是有信心的。但英语成绩不怎么样,因为没有理会那些技巧性的小东西。记忆中成绩也就是中间偏上一点。若是当时的英语老师知道我如今搞这么多英语翻译,想必会觉得莫名其妙。社科方面世界史很拿手。为什么呢,因为今央公论社的《世界历史》那套全集上初中时我就已反复看了一二十遍。记得全集广告词有这样一句话:‘历史比小说更有趣’。”(《转而悲哀的外国语》)

      1967年 18岁听从父母劝告,准备考国立大学。经常去芦屋图书馆。

      1968年 19岁4月,入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戏剧专业就读。在目白原细川藩邸的私立宿舍“和敬寮”寄居半年,后退出。“经营者是臭名远扬的右翼分子,宿舍长是个陆军中野学校出身的面目可惜的汉子。而我这样的人居然未遭驱逐,很有点不可思议。时间是1968年,正是学潮迭起的年代,我也正血气方刚,对什么都愤愤不平。”(《村上朝日堂》)后来迁往练马区寄宿。距离最近的车站是都立家政,几乎不去学校,在新宿打零工,其余时间泡在歌舞伎町的爵士乐酒吧里。

      1969年 20岁4月,《问题只此一个,没有交流——’68年电影观感》在《早稻田》发表。迁入三鹰市一间宿舍。“由于情绪好,在一家当铺买了支长笛。练习时,隔壁房间一个吉他少年提议吹哈比曼,于是每天都吹《Memphis Undergronud》。结果在我记忆中,三鹰市就是《Memphis Undergronud》。”(《村上朝日堂》)

      1971年 22岁以学生身份同阳子结婚。入居阳子夫人父母家(其父母在文京区千石经营床上用品店)。

      1974年 25岁在国分寺开爵士乐酒吧。开店资金500万日元。250万为夫妇打零工存款,其余由银行贷款。“起始觉得找工作也未尝不可,便去几家有关系的电视台转了转,但工作内容实在无聊透顶,只好作罢。心想与其干那样的工作,还不如自己好好开一家小店。开店可以亲自采购,亲自动手做,亲自为顾客服务。终归,说起我能做的事,也就是开爵士乐酒吧了。反正我就是喜欢爵士乐,做事也想做多少同爵士乐有关的。”(《村上朝日堂》)店名取自在三鹰寄居时养的一只猫的名字。后移店至千驮谷。

      1975年 26岁3月,从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戏剧专业毕业。毕业论文题目是《美国电影中的旅行思想》。

      1979年 30岁在涩谷区千驮谷附近的神宫球场动了写小说念头,随后每晚在餐桌上挥笔不止,写罢投给“群像新人奖”评审委员会。投稿的原因在于“有字数限制”。6月,《且听风吟》获第23届“群像新人奖”。“走出校门后几乎从未提笔,刚开始写得异常吃力。唯一给我鼓励的是菲茨杰拉德那句话:‘如想叙述与人不同的东西,就要使用与人不同的语言。’但毕竟不是件容易事。边写边这样想道:40岁时肯定能写出像样些的东西来。现在仍那样想。获奖固然让我欣喜万分,但我不愿意受有形物的束缚,已经不再是那样的年纪。”(《群像》)7月,《且听风吟》由讲谈社印行。

      1980年 31岁在涩谷区千驮谷一边经营酒吧,一边从事创作。3月,发表译作《失却的三小时》(菲茨杰拉德著,载于《Happy End通讯》)。4月,发表《去中国的货船》(载于《海》)。6月,《1973年的弹子球》由讲谈社印行。7月,发表《读米歇尔·克莱顿的小说令人想入非非,从“说谎方式”想到“熵的减少”》(载于《Happy End通讯》)。9月,发表《街,以及不确切的壁》(载于《群像》)。12月,发表译作《残火》、《冰宫》和《酒精中》(均系菲茨杰拉德著,载于《海》)。发表《穷婶母的故事》(载于《新潮》)。

      1981年 32岁决心从事专业创作。酒吧转让他人,移居千叶县船桥市。3月,发表《纽约煤矿的悲剧》(载于《Brutus》)。4月,发表《袋鼠晴日》(同上),由此至1983年在该刊发表系列短篇。5月,译作《菲茨杰拉德作品集》由讲谈社印行。7月,与村上龙的对谈集《Walk and Run》由讲谈社印行,作为“同时代的美国”系列随笔发表《疲劳中的恐怖——史蒂芬·金》(载于《海》)。9月,发表《被夸大的情况——围绕越南战争的作品群》(同上)。11月,发表《无政府主义——弗兰西斯同<地狱启示录>》(同上)。12月,同广告词撰稿人系井重里合写的《梦里相会》,由冬树社印行;《与朋友永久运动的终结》于《文学界》连载。是年开始作为编委参与《早稻田文学》的编辑工作,为时一年半。《且听风吟》由初中下一届同学大森一树搬上银幕。

      1982年 33岁2月,《青心学院大学——面临危机的自治与基督教精神》于《朝日周报》连载,作为“同时代的美国”系列随笔发表《反现代的现代性——约输·阿宾格的小说》(载于《海》)。5月,发表《都市小说的形成与发展——昆德拉与昆德拉以后》(同上)。7月,发表《事先各好的牺牲者的传说——古姆·莫里森/德阿兹》(同上)。8月,发表《寻羊冒险记》(载于《群像》)和《下午最后的草坪》(载于《宝岛》)。10月,《寻羊冒险记》由讲谈社印行,该作获“野间宏文艺新人奖”。11月,发表《她的土中的小狗》(载于《昂》)。12月,发表《悉尼的绿色长街》(载于《海》临时增刊《孩子们的宇宙》)。

      1983年 34岁1月,发表《萤》、《烧仓房》(载于《中央公论》)。2月,发表《E.T式地看<E.T>》(载于《中央公论》)。4月,发表《作为符号的美国》(载于《群像》),短篇集《去中国的货船》由中央公论社印行,发表《我打电话的地方》等7篇莱蒙德短篇泽作(载于《中央公论》),发表《通过“沙滩男孩”长大的我们》(载于《Penthouse》)。6月,发表《避雨》(载于《IN.POCKET》)。由此至翌年10月隔月在该刊发表小品。7月,莱蒙德短篇译作集《我打电话的地方》由中央公论社印行。9月,短篇集《袋鼠晴日》由平凡社印行。10月,发表《游泳池边》(载于《IN.POCKET》)。11月,发表《关于穿制服的人们》(载于《群像》)。12月,发表《盲柳与睡美人》(载于《文学界》),同插图画家安西水丸合写的《象工厂的Happy End》,由CBS索尼出版社印行。是年初次赴海外旅行,在希腊参加雅典马拉松赛。

      1984年 35岁1月,发表《跳舞的小人》(载于《新潮》)。2月,发表《乘出租车的男人》(载于《IN.PECKET》),在《翻译世界》连载《村上春树的简装书生活》(至6月号)。3月,同摄影师稻越功一合写的《波面波语》由文艺春秋社印行。4月,发表《三个德国幻想》(载于《Brutus》)和《现在为了死去的女王》(载于《IN.POCKET》)。6月,发表《猎刀》(载于《IN.POCKET》)。7月,《萤·烧仓房及其他》短篇集由新潮社印行,《村上朝日堂》由若林出版企画社印行,发表《迪斯尼·成尔逊与加利福尼亚神话的缓慢的死》(载于《小说新潮》临时增刊“大专栏”)。10月,发表《呕吐1979》(载于《IN.POCKET》)。12月,同中上健次对谈(载于《国文学》1985年3月号)。是年夏赴美国旅行约6个星期。

      1985年 36岁4月,在《Mari Clair》连载译作《牧熊》(John lrving著),在《周刊朝日》连载《村上朝日堂》(至翌年4月)。6月,《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》由新潮社印行,10月获“谷崎润一郎奖”;莱蒙德短篇译作集《夜幕下的马哈鱼》由中央公论社印行;发表托尔曼短篇译作《无头鹰》(载于《小说新潮》增刊);发表《小说中的制度》(载于《波》)。8月,发表《再袭面包店》(载于《Mari Clair》)和《象的失踪》(载于《文学界》)。10月,短篇集《旋转木马鏖战记》由讲谈社印行。11月,译作连环画《西风号遇难》(C.V.奥尔兹巴格著)及连环画《羊男的圣诞节》(与插图画家佐佐木合著)印行。12月,发表《家庭事件》(载于《LEE》)和《双胞胎与沉陷的大陆》(载于《小说现代》附册),评论电视剧化电影的《电影冒险记》(同川本三郎合著)由讲谈社印行。

      1986年 37岁1月,发表《罗马帝国的崩溃·1881年印第安人起义·希特勒入侵波兰以及狂风世界》(载于《月刊角川》)和《拧发条鸟与星期二的女郎们》(载于《新潮》)。4月,短篇集《再袭面包店》由文艺春秋杜印行。6月,《村上朝日堂的反击》由朝日新闻社印行,发表波尔短篇译作《滴翠岛》、《世界尽头》、《志愿讲演者》、《弥天大谎》、《方便屋》、《一个小姐的肖像》、《马戏团与战争》(均载于《东京人》创刊号至秋季号)以及《科西嘉岛冒险记》(载于《Marioair》12月号)。是年,移居神奈川县大矾町。10月,在意大利罗马滞留10日,后赴希腊。11月,《朗格尔汉斯氏的午后》由光文社印行。留居希腊米科诺斯岛。

      1987年 38岁1月,留居意大利西西里岛。发表波尔短篇译作《文坛游泳术》(载于《文学界》),《“THE SCRAP”怀念80年代》由文艺春秋社印行。2月,留居罗马。3月,赴博洛尼亚。4月,赴希腊的科西嘉和克里特旅行。6月,回国。纪实性小说《日出国的工厂》由平凡社印行,发表《反正去过希腊》(载于《WINPS》)。7月,波尔短篇译作集《世界尽头》由文艺春秋社印行。9月,重赴罗马。《挪威的森林》由讲谈社印行,上下册畅销430万部;发表《“October Light”所放之光》(载于《青春与读书》)。10月,参加雅典马拉松赛。11月,翻译C.D.B.布莱思的《伟大的德斯里夫》,由新潮社印行。12月,译作连环画《特快列车“北极号”》(CV.奥尔兹巴格著)印行。

      1988年 39岁2月,发表《罗马哟罗马,我们必须准备越冬》(载于《新潮》)。3月,赴伦敦。翻译托尔曼的《忆伯父》,由文艺春秋社印行。4月,回国。《司各特·菲茨杰拉德Book》由TBS Britannica社印行。回国后取得汽车驾驶许可证。8月,返罗马,同摄影师松村映三结伴赴希腊、土耳其采访旅行。先去希腊东北部阿索斯半岛上建有希腊正教修道院的圣山阿索斯山,之后驱车由伊斯坦布尔进入土耳其,用21天沿国境线绕土耳其周游,途经黑海、苏联、伊朗、伊拉克国境、地中海、爱琴海,最后折回罗马。此次游记首先刊载于《03》(1990年1—2月),大幅修订后以《雨天炎天》为书名由新潮社于1990年8月印行。9月,译作《And Other Stories——珍本美国小说12篇》由文艺春秋社印行。10月,《舞!舞!舞!》由讲谈社印行。

      1989年 40岁4月,发表《莱蒙德的早逝》(载于《新潮》)。5月,赴希腊罗得旅行。6月,发表《电视人的反击》(载于《PAR AVION》)和《飞机》(载于《Eureka》)。7月,驾驶私家车赴德国南部、奥地利旅行。《村上朝日堂哟!》由文化出版局印行,《小而有用的事》由中央公论社印行。9月,译作连环画《无名的人》(C.V.奥尔兹巴格著)由河出书房新社印行;翻译托尔曼的《一个圣诞节》,由文艺春秋社印行。10月,回国,即赴纽约。译作《原子时代》(T.O’Brien著)由文艺春秋社印行,发表《我们时代的民间传说》(载于《SWITCH》和《上等瑕玉——P.奥斯塔的<幽灵们>》(载于《新潮》)。11月,发表《眠》(载于《文学界》)。

      1990年 41岁1月,回国。《电视人》由文艺春秋社印行。以《神园退步》等为题发表希腊、土耳其游记(载于《03》)。2月,在居住地涩谷区千驮谷目睹奥姆真理教竞选众议院议员的宣传话动。5月至翌年7月,八卷本《村上春树作品集1979—1989》由讲谈社印行,发表《杰克·伦敦的假牙,突如其来的个人教训》(载于《朝日新闻》)。6月,叙写作为希腊、意大利“常驻旅行者”的体验并收有同阳子夫人的照片的《远方的鼓》由讲谈社印行,发表《托尼、瀑谷》(载于《文艺春秋》)。8月,《雨天炎天》由新潮社印行。10月,译作《谈一下真正的战争》(T.O’Brien著)由文艺春秋社印行。11月,译作连环画《哈里斯·巴蒂克之谜》(CT.奥尔兹巴格著)由河出书房新社印行。

      1991年 42岁1月,赴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大学任客座研究员。“1月去美国领事馆取签证的时候,正值海湾战争爆发。我们在驶往赤坂的出租车中听到美军用导弹袭击巴格达的消息。我们不认为那是个好去处。虽说战场遥远,但去一个打仗的国家并在那里生活毕竟不是件开心事。可是一切手续都已办完了,作为我们除了赴美已别无选择。结果固然没有受战争的直接影响,不过坦率说来,当时美国那种激昂的爱国气氛是不怎么令人愉快的。”(《继而悲哀的外国语》)4月,发表《绿兽》、《冰男》(载于《文学界》临时增刊《村上春树Book》)。12月,译作连环画《天鹅湖》(C.V.奥尔兹巴格著)由河出书房新社印行。

      1992年 43岁由于延长美国滞留期限,以客座教投身份在普林斯顿大学研究生院讲现代日本文学,内容为“第三新人”作品读解,副教科书为江藤淳的《成功与失落》。10月,《奇鸟行状记》(或译《拧发条鸟编年史》)第一部开始在《新潮》连载(至翌年8月),《国境南·太阳西》由讲谈社印行。

      1993年 44岁1月,发表《非故弄玄虚的小说的诞生——同莱蒙德交往的10年》(载于《朝日新闻》)。6月,译作连环画《神奇的扫帚》(CV.奥尔兹巴格著)由河出书房新社印行。7月,赴马萨诸塞州剑桥城的塔夫茨大学任职。11月,翻译《归来的翻空猫》(格温著),由讲谈社印行。

      1994年 45岁2月,《继而悲哀的外国语》由讲谈社印行。4月,《奇鸟行状记》第一部《贼喜鹊》和第二部《预言鸟》由新潮社印行。在普林斯顿大学与同为该校客座教授的河合草雄进行公开对话,题目为“物语在现代日本的合义”。6月,赴中国内蒙古自治区、蒙古旅行(兼来访)。由大连经海拉尔、中国一侧的诺门坎、蒙古的乌兰巴托去哈拉哈河东侧的旧战场察看。此次纪行发表于《马可·波罗》(9—11月)。7月,夫妇去千叶县仓町旅行,当地出身的安西水丸同行。旅行目的之一是“补偿在蒙古期间糟糕透顶的饮食”。12月,发表《袭击动物园》(载于《新潮》)。

      1995年 46岁3月,美国大学春假期间临时回国,在神奈川县大机家里得知地铁毒气事件。6月,退掉剑桥城寓所,驱车横穿美国大陆至加利福尼亚,之后在夏威夷考爱岛逗留一个半月回国。8月,《奇鸟行状录》第三部《刺鸟人》由新潮社印行。9月,在神户市与芦屋市举行自选作品朗诵会。“由我来朗诵也起不了什么作用,但我还是尽力做了,哪怕有一点点用处也好。人们说我不习惯出头露面,其实也是和大家一样的人。既无什么技能,又不善言辞,所以很少出场。给人拍照也不喜欢,虽说拍照也不至于狂蹦乱跳或咬断小指。”(《SPA》10月第4期)11月,同河合隼雄对话。发表《育柳与睡美人》(载于《文艺界》)。

      1996年 47岁1—12月,独自来访东京地铁毒气事件62名受害者,每5天采访1名。2月,发表《第七个男人》(载于《文艺春秋》)。《奇鸟行状录》获第47届“读卖文学奖”。5月,《村上朝日堂周报·漩涡猫寻觅法》由新潮社印行。6月,翻译《利穿心脏》(米歇尔·吉曼著,作者系书中主人公——因连续杀人而自求一死的犯人之胞弟),由文艺春秋社印行。发表《列克星敦的幽灵》(载于《群像》)。11月,短篇集《列克星敦的幽灵》由文艺春秋社印行。12月,《去见村上春树·河谷隼雄》由岩波书店印行。

      ——据日本小学馆1997年5月版《群像日本作家第二十六卷·村上春树》,年表原撰者为今井清人,译时略有删减

      1997年 48岁3月,经采访东京地铁毒气事件受害者写成的《地下》由讲谈社印行。6月,《朝日村上堂是如何锻造的》由朝日新闻社印行。10月,《为了年轻读者的短篇小说导读》由文艺春秋社印行。12月,《爵士乐群英谱》(和田诚插图)由新潮社印行。

      1998年 49岁4月,《边境·近境》由新潮社印行。5月,《边境·近境——摄影篇》(松村映三摄影)由新潮社印行。6月,漫画《毛绒绒软蓬蓬》(安西水丸作画)由讲谈社印行。7月,《地下》的续篇《约定的场所》(获1999年度桑原武夫奖)由文艺春秋社印行。10月,《CD-ROM版朝日村上堂》由朝日新闻社印行。翻译马克·斯特兰多的《狗的人生》,由中央公论社印行。

      1999年 50岁4月,《斯普特尼克恋人》由讲谈社印行。5月,翻译格雷斯·佩利《最后瞬间的剧变》,由文艺春秋社印行。赴北欧旅行两个星期。8月—12月,发表“地震之后系列”——其一《UFO降落钏路》,其二《有熨斗的风景》,其三《神的孩子全跳舞》,其四《泰国之旅》,其五《青蛙君救东京》(载于《新潮》1999年8—12月号)。

      2000年,51岁2月,短篇集《神的孩子全跳舞》由新潮社印行。

      2002年,53岁长篇小说《海边的卡夫卡》印行。

      2004年,55岁长篇小说《after dark》印行。

      2005年,56岁9月,短篇集《东京奇谈集》印行。

      _________ 原载于 《村上春树群像日本之作家,小学馆》

       

      发表评论

      验证码:

      官方公共微信